乔治·索罗斯的十二条投资理论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他是个神话,也是个传奇。

索罗斯在全世界寻觅投资机会,投资品种涵盖外汇、期货、股票等,他的高度普通人难以企及。

索罗斯有各种名言名句,他著有《金融炼金术》囊括了他交易的核心思想,也对普通投资者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总结出来希望对你的投资道路有所帮助!

-编者按

01 市场不可预测

索罗斯认为,金融市场通常是不可预测的,所以一个投资者需要有各种不同的预先情景假设。如果说你能准确的预测到市场将要发生的事情,那么这和我看待市场的方法是相违背的。

市场「时而」可以预测,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总是」不可预测。如果一个投资者很有耐心,能够等待一个成功押注定价偏差的机会,那么他就能够击败市场。

02 乱局中找到机会

索罗斯说过:「金融市场天生就是不稳定,资金流动皆有荣有枯,有利多也有沽空,市场哪里乱,哪里就可以赚到钱。只要你能辨识混乱,就可能致富,越乱就越能赚钱。」

03 赚钱要靠意外事件

赚钱,要依靠正常价值的商品出现折扣以及押注意外事件。

1972年,有一天晚上索罗斯听到了国民城市银行(National City Bank)招待证券分析师吃晚饭,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他敏锐地认为必有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立即主张买入银行股,果然获利50%。

04 不和「羊群」在一起

炒作就像动物世界的森林法则,专门攻击弱者,这种做法往往能百发百种。

羊群效应是我们每一次投机能够成功的关键,如果这种效应不存在或相当微弱,几乎可以肯定我们难以成功。

05 永远不相信市场

索罗斯说过:「市场走势不一定反映市场本质,而是反映投资者的预期,但投资者往往不理性。如果交易厅只有小猫两三只在看盘,你就该入市了;如果交易柜台多人到不得了,就是离场时候了。」

如果要反映出未来的价格,那么目前的市场价格总是错误的。市场能够影响其所期待的事件。市场和人们对市场的看法是相互作用的。在认知和现实之间存在一个双向的自反联系,这是一种起初会促进自我强化、但最终会导致自我击溃的过程,或者可以说这就是泡沫。每个泡沫都是由一种趋势和一个错误的概念以自反的方式相互作用而形成的。

投资现实的前提假设是:市场总是错的;我们的世界观都是有缺陷或扭曲的;我们所要对付的市场并不是理性的,是一个无效(准确地说是无序)市场;通过对市场预期与内在运行规律的偏差之纠正的过程来达到投资获利的目的。

更确切地说,只有掌握住群众的本能才能控制市场,即必须了解群众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聚集在某一种股票、货币或商品周围,投资者才有成功的可能。

06 错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你正确或错误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正确的时候能赚多少钱、错误的时候会亏多少钱。对于一个投资者最重要的事是「正确性的量级」,而不是「正确的频率」有多高。

如果在一个赌注中你赢的几率足够大,那么就大举押注。当索罗斯觉得他自己是正确的时候,几乎没哪个投资者能够比他下更大的注。

07 重视风险,勿投入整个身家财产

最难判断的事情是:风险达到什么水平是安全的。风险是你遭受损失的可能性。有三种情况必须要面对:有时你知道风险事件的自然特性和可能性(比如说扔硬币);有时候你只知道这个事件的特性,但不知道其可能性(比如一只指定股票20年内的价格);有时候你甚至连未来可能伤害到自己的事件特性都不清楚(比如恶性黑天鹅事件)。

1987年索罗斯仔细检视全球经济大势后,他的结论是崩溃从日本开始,但没想到投机性资金反而涌进日本股市,继而创了新高。这证明索罗斯也会犯错,但他有一个戒律,就是「冒险时不会将整副身家作赌注,不会把所有鸡蛋放同一个篮子。」所以他从来都不会被市场「挟死」。

进攻时须狠,而且须全力而为;若事情不如意料时,保命是第一考虑。想要「安全」,最好的方法就是要有一个「安全边际」。

08 学会认输

索罗斯说:「大部分投资者都不舍得,涨舍不得卖,跌更舍不得卖,最后往往在最低点离场。」索罗斯与众不同的最大能力,就是能敏锐地察觉过错。在索罗斯的眼里,人类对事情的认知是不完整、有缺陷,所以天生就容易出错。索罗斯每当犯错就会反思,令他成就非凡。

「身在市场,你就得准备忍受痛苦。我富有只是因为我知道我什么时候错了。我基本上都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幸存’下来的。我们应该意识到人类就是这样:错了并不丢脸,不能改正自己的错误才丢脸。」

09 休息也很重要,当局者迷

休息其实是工作的一部分,只有远离市场,才能更加清晰地看透市场。那些每天都守在市场的人,最终会被市场中出现的每一个细微末节所左右,最终根本就失去了自己的方向,被市场给愚弄了。

我只在有理由上班的时候去上班,而且上班的那天我是真正地在做事情。一直保持忙碌的交易状态就会产生很多的费用和错误。有时候别那么活跃往往会是一个投资者能做的最好的事情。

10 投资是无趣的

如果投资是种娱乐消遣,如果你从中得到了乐趣,那你可能没有赚到什么钱。真正好的投资都是无聊的。如果你因为投资而非常兴奋,那么你可能是在赌博,而非投资。最好别把自己当赌客,而不把自己当赌客的最好方式就是:只在几率有利于你的时候押注。

11 以史为鉴,但不迷信历史

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经济史的演绎从不基于真实的剧本,但它铺平了累积巨额财富的道路.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经济史是永无止尽上演假话和谎言,而不是真理。能够用语言解释过去所发生的事件,并不意味着这种解释是正确的或者某种理论的基础能够用于预测未来。人类有一种「事后聪明」的缺点。

实际生活中,很少能够存在真正的均衡——市场价格总是习惯于波动。均衡是众多宏观经济学家做出假设的基础,然而索罗斯认为均衡其实是一种幻境。均衡可以让数学计算非常完美,但却往往不符合事实。索罗斯曾说:「经济思考需要开始考虑现实世界的政策问题,而不是简单地制造更多的数学方程式。」

索罗斯投资观点的形成并不是以理性为主体的,比如说:「当长期趋势失去动能的时候,短期波动性往往会上升,原因很简单——那些跟随趋势的投资人群此时找不到方向了。」索罗斯还相信:「繁荣—崩溃的过程在形态上是不对称的,一个长期、逐渐形成的繁荣之后往往是急促、短暂的崩溃。」

12 没有投资风格是最大的风格

索罗斯投资的特别之处就是没有特别的投资风格。更加准确地说,他在不断地改变自己的风格来适应不同的条件。不是根据现有的规律出牌,而是在游戏规则中寻求改变。